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万古剑宗第三十六章困兽之斗谁亡谁生下

发布时间:2020-01-25 04:10:30

万古剑宗 第三十六章 困兽之斗,谁亡谁生(下)

司空府里,西厢客房。

因为赵珏的吩咐,这里闲人远离,一片寂静。

从外面看毫无动静的客房,谁也没想到这里面竟然在进行一场殊死搏斗!

林祜、赵珏、萧雁北,像三头被困笼中的野兽一般,为了能活着逃出牢笼而拼命搏斗!

萧雁北浑然不顾体内流逝越来越快的生机,各种能使用出的咒术不要命地使出。

他知道,如果没办法短时间将林祜和赵珏彻住,等这五岳镇魔咒消失,让他们俩逃了出去,他肯定难逃一死。所以制不住他们便只有只有先死和晚死的区别。

为了不死,就只有不怕死!

他如同一头浑身浴血重伤的恶狼,不顾自己越流越快的鲜血,张牙舞爪地要先咬死敌人。

林祜、赵珏也已经是筋疲力尽,如果不是萧雁北如今的状态使得他咒术的威力大减,他们早已支撑不住。此刻两人虽然已经伤痕累累,但是两人目光中仍然充满斗志,恶狠狠盯着萧雁北,如两头幼虎一般。

虎虽幼,凶意在!

林祜和赵珏拼命上前,想要反守为攻!奈何每次都被萧雁南如雨的低级咒术逼了回来,反而受伤更重!

两人索性放弃进攻,只求防守,拖死萧雁北!

在这五岳镇魔咒的范围内,他们逃不出去屋门,在房间里也是行动多有滞缓。

能躲过的攻击咒术就拼命闪躲,躲不过的就唯有硬扛。

先是肩膀来扛,肩膀残了,用手臂,手臂残了换双手……两人拼命护住自己的要害,只为多争那一分一秒一毫!

两方都没有退路,唯有全力出手,看谁先支撑不住!

这场斗争先是比拼真气,比拼体力,到后面就是比拼精神,比拼毅力,比拼斗志!比的就是谁能撑到最后谁就赢!

这就是一场与时间的斗争!

如果时间到,林祜和赵珏倒,则萧雁北胜!

他夺取林祜全部生机,逆转阴阳,就此远遁,从此天高海阔!

如果时间到,林祜和赵珏还站着,则林祜赵珏胜!

林祜、赵珏安然出门,逃脱一劫,萧雁北横死当场,从此身殒道消!

人如困兽,

身陷笼中!

何以为战,

只会求活!

……

夕阳西下,落日地余晖洒满了整个司空府西厢。寂静的西厢客房如同镀了一层金粉,更显奢华安逸。

突然,吱呀一声,有间客房的门开了。

首先伸出来的是一只血肉模糊的右手,血仍然没有停,滴滴哒哒得流落在地上。这人扒着房门,似是用力了几次,终于有一脚从房门里踏了出来。

他衣衫褴褛,全身上下已经被血迹染满,浑身找不到一块完全没受伤的地方。受伤最重的是他的右下腹,清晰可见地破了一个恐怖血洞!这人一手扶着门,另一手紧紧捂住伤口,只为少流些血。

他摇摇晃晃,踉跄了几步,似是腿也有些瘸,不过好在站稳没倒。

他终于走出了房门,抬起头来,站在阳光下,任夕阳的光晕洒在他的脸上。

这人有着一双明亮好看的眼睛,斑斑血迹遮挡不住他夺人的双眸。

他走了出来,他还站着,他赢了!

他是林祜!

“胖子,拉……拉我一把……”身后有声音气若悬丝,断断续续道。

林祜转身,就看到双腿已经站立不住,坐倒在地的同样浑身是伤的赵珏。

林祜抿嘴一笑,露出皓齿:“起来干嘛,好好趴着吧。”

“不成!死人才趴在那,老子赢了,老子要出去!”赵珏抹了一把脸上的血迹,呲牙咧嘴地道。

“你个傻缺,好!”林祜深呼了一口气,浑身上下没有一处不痛,稍微缓了缓,恢复了几分气力。

林祜转身,重新踏入房中,这房间里已经是一片狼藉,没有一物是完整。

他弯腰架起了赵珏,两人相互支撑而不倒。

临走之际,林祜又瞧了一眼坐在床上的萧雁北……

此时的他如枯木一般斜倚在床上,双眼深陷,暗淡无光。阴阳冢四品咒师萧雁南,无论他有怎样显赫的背景,怎样曲折的经历,怎样光辉的过去,如今已经是化作过眼烟云!他在那里,没有半点气息,生机全无,已经是死的不能再死!

两兄弟相互扶着,跌跌撞撞地走出了房门。

林祜一撒手,赵珏蹲坐在地上,痛的又是抽了口凉气。

两人斜倒在门口,大口呼吸着屋外新鲜的空气,调息着体内紊乱不堪的真气。

“这王八蛋,真能蹦跶!老子差点就死在这了。”赵珏咒骂一句,“胖子,还是你坚挺,够持久!最后那王八蛋的垂死一击,全靠你扛了下来!”

林祜咧了咧嘴,这厮的话听着真是怪异无比!

林祜伸出受伤的手,在赵珏面前摆了一个数字。

“这是……‘七’?胖子,啥意思?”赵珏不解地问道。

林祜手捂着腹部的伤口,却没有回答他。

自他十二岁入蜀山,修习剑道,历经七次自碎剑种,哪次不是历经生死之间大恐怖,哪次又不是在拼命!

和林祜比拼命?和林祜比斗志?

平日温文尔雅的林祜,内心中却是藏着一头毁天灭地地大凶兽……

“好了,你也休息过来了吧!”林祜问道。

“嗯啊。缓过来点。”赵珏点了点头。

“那还不快!”林祜喝了一声。

“嗯。”赵珏再次点了点头,运转剩下的真气,深吸了一口气,大喊一声,“来人啊!救命啊!”

整个司空府瞬间骚动了起来。

……

很快,林祜就被惶恐万分的司空府派人护送回了大将军王府。

还未行到府里,便看到了得知消息侯匆忙出来迎接的魏东。

当看到老魏那张担心焦急的脸时,林小王爷反而放心的闭上双眼,干脆地晕倒了过去……

再次有意识,已是晚上。

林祜迷迷糊糊,只觉有些口渴,喃喃地叫了几声“水、水”,恍惚里有人拿水端了过来。

他支撑着自己坐起,这才彻底清醒,看清了眼前之人,端水过来的正是老魏。

林祜点了点头,示意自己可以,他自己接过了水,喝过之后,感觉精神又好了些。

检查了下,发现自己全身已经被包扎好,伤口已经不再疼痛,反而有些清清凉凉之感,明显的极品外伤灵药。再加上他以生机著称的剑气帮助,身上受到得伤已经没有大碍,只是还有些虚弱。看来休养个几天,或许就能完好如初。

令他感到惊喜的是体内的真气竟然有些蠢蠢欲动,本来消耗一空的真气如雨后春笋一般在增长中,竟然比以往回复的速度更快!

“难道自己因祸得福,境界又提升了一步?伤好之后,该是引气境大成了吧!”林祜不禁暗笑一声,隐隐有些得意。

“你笑什么笑?”冷冷地声音传来。

贵阳脑癫医院怎么走
重庆精神心理科医院哪家好
滨州牛皮癣医院那个好
南阳牛皮癣治疗方法
锦州什么医院治癫痫病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