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官场风云 正文 正文_第285章

发布时间:2020-01-16 21:05:20

官场风云 正文 正文_第285章

[第2章第二卷飞黄腾达]

第294节第285章

陈兴接了张国中的就从部里出来,来到一条老巷子深处的一间茶社,看样子是有些历史了,陈兴还是第一次到这地方来,出租车司机是一个年纪上了40的中年大哥,快到的时候,还跟陈兴笑着说这地方可得老北京人才知掉,要么就是像他跑遍大街小巷,开出租车开了十几个年头的才熟悉,!中文

陈兴迈步走入茶社,走进去压根都没看到一个客人,要说它没对外做生意也不像,张国中是在后院的小石桌上喝茶的,这里是他专门喝茶的地方,有时会客都是在这里。

“二伯,这茶社看着没生意呀。”陈兴走进来,跟张国中半开着玩笑,张国中旁边还坐着一个陌生的中年男子来着,陈兴目光从对方身上扫过,略略的点头打过招呼。

“这茶社开着就是让人有个喝茶的安静地方,要是为了赚钱,早倒闭了,赔钱做生意呢。”中年男子笑眯眯的应着陈兴的话,虽然才和陈兴第一次见面,看中年男子的眼神,却好像是对陈兴不陌生一般,态度也很客气。

“陈兴,这是小蔡,茶社就是他开的。”张国中点了点中年男子,算是给陈兴介绍。

“陈司长,你好,鄙人蔡志毅,陈司长随便称呼我一声小蔡就可。”叫蔡志毅的中年男子笑着跟陈兴点了点头,眼神还往张国中的方向瞟了一眼。

陈兴一时不知道眼前的蔡志毅跟张国中是啥关系,见蔡志毅如此说,也没急着说什么,张国中这会却是已经笑道,“小蔡,你比陈兴大了快十岁,他叫你一声小蔡,岂不是不伦不类的,陈兴,小蔡比你大,你叫他一声蔡哥不吃亏。”

“嗯,那就承蒙蔡哥以后多关照。”陈兴笑着点头,张国中发话了,他自然是不用再多犹豫,倒是对这蔡志毅的身份颇为好奇。

“陈兴老弟这样说可就折杀我了,关照不敢当,我还想说日后要靠陈兴老弟你多提携呢。”蔡志毅笑着连连摆手,一副不敢当的样子,也没在称呼上多计较了,张国中既然说了,蔡志毅也就欣然受之了,不枉他为张国中跑腿。

陈兴笑着和蔡志毅客套了几句,虽然对蔡志毅的身份好奇,也没开口去试探什么,张国中抿了一口茶之后就提起东江省的事了,这也是他叫陈兴出来的目的,“陈兴,我从东江省公安厅那里得到的消息,嘿,现在已经锁定了枪击案幕后主使者的最大嫌疑人了。”

“是谁?”陈兴迫不及待的问着,刚才在里,张国中还跟他卖了个关子,陈兴这才赶了过来,到现在也还不知道到底是谁在背后主使朝他开枪这件事。

“最大嫌疑人是东江大学校长吴谷波。”张国中斜着眼看了看陈兴,对陈兴脸上所表现出的震惊神色很是满意,笑道,“怎么,你之前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吧。”

陈兴发呆了好一会之后才慢慢的回过神来,苦笑着点了点头,回应着张国中的话,道,“打死我都想不到最大嫌疑人会是吴谷波,怀疑了秦守正,也怀疑了秦守正的父亲秦建辉,但都没往吴谷波身上联想过,他给我的印象,一直都是中规中矩的一个人,不爱出什么风头,也挺低调,每次都是秦建辉这个校党委书记在前头,吴谷波似乎总是甘当绿叶,没想到调查的结果竟会是这样,二伯,这东江省公安厅应该没有弄错吧?”

“你这话要是让东江省厅的领导听到了,人家该跟你急了,这是人家投入了大量人力物力后调查出来的结果,你以为是假的呀。”张国中摇头笑道。

“谁让那秦家在东江省有权有势来着,秦建辉自个是东大一把手,又有个在省委副书记的亲哥哥,他们要是故意想栽赃嫁祸,把罪名安在别人头上,那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所以也不能怪我会怀疑这个结果的真实性。”陈兴无奈的笑道,他真的不愿意去相信最大嫌疑人竟会是吴谷波,他跟吴谷波没有任何矛盾,之前更是没有半点交集,吴谷波会指使人朝他开枪,陈兴一时还真没法接受这个结果,张国中要是说最大嫌疑人就是秦家父子,陈兴还觉得差不多,偏偏事实不是。

“这事有那么多人盯着,秦建德是省委副书记又怎么着了,他要是胆敢指使公安人员指鹿为马,黑白颠倒,哼,那他这个省委副书记也当到头了,除非他真的不想干这个位置了,这事是由省委书记段国荣亲自督办的,秦建德要想挑战段国荣的权威,也得先掂量掂量自己的分量,段国荣就算不是亲近我们张家这一系的,这件事上,他也不敢搪塞我们,总要给我们一个交代。”张国中冷哼了一声,霸气十足,这就是张家人该有的底气。

“秦建德毕竟是秦守正的大伯来着,谁知道他会不会铤而走险。”陈兴皱了下眉头。

“铤而走险?”张国中嗤笑了一声,“陈兴,你还是太嫩了点,你以为比起个人的政治前途来,骨肉亲情能算什么?官场就是一个人吃人的地方,秦建德走到如今这个位置,那得经历了多少努力,他会为了所谓的亲情冒险才怪,只要能保住他自己的位置,能牺牲的他都会牺牲,在官帽子面前,亲情也只能靠边站,这才是残酷的政治现实。”

陈兴听着张国中的话,不禁沉默了下来,张国中说的没错,政治是残酷的,能在这残酷的环境里一步步往上爬的,那都不是普通人能做到的,爬得越高,也越会恋栈手头的权力,而且随着在体制里呆的时间长了,了解的阴暗面越多,往往人性也会跟着淡漠起来,亲情,或许也不过是随时可以用来为自己的前途牺牲的感情罢了,古代的皇帝为了国家利益能拿自己的亲生女儿用来和亲,作为交易的筹码,现代也是一样,官场,其实从古自今就没改变过,残酷的环境和厚黑的手段不过是追求权力所带来的衍生品罢了。

陈兴不知道秦建德是个怎样的人,但起码陈兴知道自己还是个重视亲情的人,起码现在让他在权力和亲情中选择一个的话,陈兴会偏向于后者,但以后在官场呆的时间越长,陈兴还真不知道自己是否会发生变化,比起秦建德这种在官场浸淫了大半辈子的人,他现在不过是才刚刚起步而已。

“吴谷波会是枪击案幕后主使的最大嫌疑人,这真的是出乎人的意料,我现在都还想不出他为什么要图谋着害我,公安机关办案不得讲究个推敲犯罪分子的作案动机吗,吴谷波有什么理由会指使人对我下手?作案动机呢。”陈兴看着张国中,对方应该是能从东江省公安厅获得大量的内幕消息。

“嘿,作案动机还真的跟你没关系,说起来,你只是倒霉了一点而已,要是换成另外一个副司长下去,那中枪的可能就是另外一个副司长,总之一句话,就是不管谁带队下去,可能都会中枪。”张国中笑得有些古怪,在从东江省厅那里听到案情分析后,张国中都觉得是陈兴太倒霉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二伯,您就别给我卖关子了。”陈兴苦笑。

“案子也不是很复杂,吴谷波只不过是想针对秦建辉父子,但他自个没那个能力,所以他只能借助外力来让上面重视东大的情况,而这个外力,无非是让一个部委下去的领导受伤,这才能引起足够大的反响,吴谷波选择了枪击这种手段,显然是做了最大的决心要将秦家父子给一锅端了,而你,不过是恰逢其会罢了,换成别人下去,照样得挨枪。”

“那公安机关是怎么调查到吴谷波头上的?那天送到医院的匿名信可是指向秦守正来着,这公安机关最后还能查到吴谷波头上,还真有几分本事呀。”陈兴笑道,他现在算是慢慢接受了吴谷波就是幕后指使者这一事实。

“那是你小瞧公安机关的能力了,咱们这国家,虽然部门臃肿,机构繁多,办事效率低下,让人诟病,但整个国家机器要是开动起来想要认真做什么事,那效率也是一等一的,再牛逼的个人,在强大的国家机器面前都算不得什么,东江省地方公安机关既然铁了心要查这事,那肯定是全力以赴,能查到吴谷波头上也不是什么难事,倒是那个朝你开枪的杀手估计没那么好找,那人当天就销声匿迹了,而且有很强的反侦查能力,将能追踪到他的一切线索都切断了。”张国中微微皱了皱眉头。

“都已经能够查到吴谷波头上了,难道没有半点那个杀手的信息?”陈兴疑惑道。

“有是有,秦守正提供的消息是他只是想让一个叫蓝月的女子去教训你,结果他听到你中枪的消息后再去找那个叫蓝月的女人,对方已经消失不见,公安机关怀疑那蓝月很有可能就是那个开枪的杀手,但没有确凿的证据,眼下的关键是找着蓝月这个人。”张国中笑着摇头,“这种事就无需我们操心了,让公安局的人头疼去。”

“蓝月这名字,是个女的?”陈兴大为惊讶。

“是个女的,不过这女的没那么简单,哎呀,说太多了,口都渴了。”张国中话音刚落,旁边的蔡志毅就赶紧及时的给张国中倒了一杯茶。

陈兴没再问下去,正如张国中所说,这事还轮不到他们操心,抓犯人也是公安机关的事,他们只等东江省的人给他们交代就是,瞎操那份心没用。

而在陈兴和张国中在这幽静的四合院里喝茶说话时,瑜萱造型会所的二楼总经理办公室里,孔瑜萱刚刚从外面回来,她的办公室里,已经坐着一人,孔瑜萱将一信封递给了女子,“这是你新的证件,以后你就不叫蓝月了,叫林晴,jennylin是你的英文名,你新的身份是一名在美国土生土长的美籍华人,格雷公司大中华区副总,记住,你是一个热爱慈善事业的人,热衷于出席各种慈善晚宴,你回到自己的祖国,同样活跃在各种慈善场合里。”

“呵,组织上这次倒是安排的真周密,连我干什么都提前设计好了。”蓝月拿着孔瑜萱递过来的信封,里面装的是她即将扮演的新身份的各种证件,毫无疑问,这些证件全部都是合法有效的,蓝月丝毫不怀疑组织的能力。

“你这次捅了大篓子,差点坏了组织的大事,要是连带着其他人也跟着有被暴露的危险,你能承担起这个吗。”孔瑜萱怒视着蓝月,一说起这个,她依然一肚子火,“我要是能做主决定处理你,我恨不得一枪毙了你。”

“孔姐,消消气,我这不是把尾巴都处理的一干二净嘛,我就不信有那些公安能有那么大的本事追查到线索,怎么说咱们当时也是师从国际上最著名的侦查专家的,论起反侦察能力,那些个公安拍马都赶不上。”蓝月咯咯笑着,言语之间表现出的是强大的自信,拿出新的证件看时,蓝月笑得愈发的欢快,“孔姐,你这还是刀子嘴豆腐心嘛,总算是用我现在这张脸给我办的证件,要不然我又要费点事了。”

“证件不是我给你办的,是组织上办的,你那几张脸,组织上都有备案。”孔瑜萱冷冷回了一句,看来气得不轻。

蓝月笑了一下,把玩着手上的证件,不再说话,要是吴谷波在这里,恐怕让对方凑到跟前来仔细看都看不出她就是蓝月,从东州市离开的时候,蓝月就已经换掉脸上这张‘皮’了,要不然她也不会这样大摇大摆的出入瑜萱会所,那样等于是给孔瑜萱带来麻烦。

重庆华肤皮肤病医院有哪些医生
贵阳脑癫医院癫痫诊疗中心地址
安阳治疗性功能障碍费用
白癜风治疗广东哪家医院好
河北治疗不孕不育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