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综漫之我是最强第二十二章反叛的绮礼种子选

发布时间:2020-01-25 03:07:48

综漫之我是最强 第二十二章 反叛的绮礼 种子选手退场

“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远坂时臣右手握拳锤在椅子的扶手上,从圣杯战争开始前一年他就开始不断的谋划,争取做到每一件安排都精确无比。

前半段战争也确实如他所料,甚至超出了他的期望,一度让他觉得圣杯已经是自己的囊中之物了。然而自从他和言峰璃正计划利用其他ster来讨伐caster的时候,就发生了莫大的变化。

先是金闪闪几乎一度与他决裂,幸好当时berserker冲出来,打断了两人的谈话。再是被一个自认为是来路不明的野魔术师狠狠打了脸,那就是我了。现在又是言峰璃正将令咒给了我,而言峰璃正也借口回圣堂教会总会汇报这次caster暴走的事件,昨天连夜离开了冬木市。

“”言峰绮礼一言不发的看着远坂时臣大失礼仪的发着火,金闪闪也背靠在落地窗上一脸笑意的看着远坂时臣就像是看一个小丑一样。

几分钟后,言峰绮礼退出了远坂时臣的房间,而金闪闪早就在等他了“情况似乎对你们很不利呢”

“啊,似乎是这样。”言峰绮礼面无表情的从金闪闪身边擦过,目不斜视的看着前方。

“时臣那家伙,仅仅因为那么一件小事就这么大发雷霆实在是让人感到悲哀呢”金闪闪最近的乐趣就是想办法挑逗言峰绮礼,用各种办法让他的七情六欲迸发出来,他对于此事乐此不疲。

“吾师自有决断。”言峰绮礼依旧匀速的向前走着。

“老实说那家伙的实力连本王都感到吃惊呢凭借区区人类之力能够做到那种程度确实世所罕见。”当时的金闪闪就是因为看到了我制造出来的雷龙才暂时和berserker停战,而选择在云层上空观战,最后的结果让他平静了无数岁月的斗志又一次燃烧了起来。

“他终究会被我击败”言峰绮礼没注意到他的双手不知何时已经紧紧的握住了,他的身体比他的思想更快的做出了反应。

“但是我倒是觉得你会死在他手上呢”言峰绮礼听到这句话有种情绪迫使他停下脚步转过身看向金闪闪,他却是立刻就化为光粒子消失了。

刚刚击败lancer的saber和爱丽丝菲尔现在正处于卫宫家的老宅的仓库里,爱丽丝菲尔在回来的路上突然昏倒奄奄一息,saber立刻一路狂飙回了仓库,并且将她放置于魔法阵之上。

“嗯,saber。”爱丽丝菲尔在saber的帮助下终于恢复了意识,精神看上去也好了很多,但是依旧非常的虚弱。

“爱丽丝菲尔,感觉怎么样”saber一脸凝重的神色看着她问道。

“看来害你担心了,对不起。”爱丽丝菲尔微笑着表示歉意。

“不,如果你真的没事的话,那就再好不过了,但是”她很清楚的感觉得到眼前的女主人身体已经非常的危险,可以说几近崩溃了,但是她身体里有一样东西在帮她压制着。

“嗯”saber突然警觉到有人接近,在这个时候可不是好事。

“没关系,那是舞弥小姐的气息。”爱丽丝菲尔立刻就示意她不必紧张,是自己人。

“从远坂家来的邀请函”爱丽丝菲尔惊讶的从久宇舞弥嘴里听来这个消息。

“是的,远坂时臣送来了结盟的申请。”久宇舞弥倒是并不感到意外,长年游走于战争之间,使得她拥有远超常人的缜密思维和逻辑推理能力,远坂家这个时候提出结盟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是同盟吗为什么挑这个时候”saber也是有些不解。

“对于如何应对rider和berserker,远坂家也会有些不安吧。尤其是上次讨伐caster的作战中,berserker的ster体现出来的超人的战斗力,让他觉察到了危机。于是就来邀请看上去最容易结盟的我们了。”爱丽丝菲尔的分析并没有错,但是并不全面,这确实有我当初出风头的原因在里面,然而并不仅仅如此。

“远坂说今晚会在冬木教会恭候我们。远坂时臣在这次圣杯战争初期就做好了周全的准备,而且远坂似乎还在背后操纵着assassin的ster言峰绮礼。”这件事其实知道的人并不多,但是战场上多疑的性格加上各种条件叠加在一起,使得卫宫切嗣得出了这个结论。

“如果说远坂对言峰绮礼有影响力的话,那么我们就无法无视他的邀请。”言峰绮礼当初在炸毁凯悦酒店的当晚就对她进行过伏击,要不是卫宫切嗣及时来援,那么她很有可能命丧他手。

“言峰绮礼”saber对于这个名字非常陌生,甚至还没见过其人。

“记住saber如果这场战斗有人尤其针对切嗣,那人就是言峰绮礼。他对于我们的威胁甚至在berserker的ster之上。”爱丽丝菲尔郑重其事的说道。

“这个提案,我们接受。”爱丽丝菲尔站了起来,面容严肃的说道。

夕阳西下,禅城家的门口。

“嗯。”远坂时臣对着妻子点了点头,远坂葵也同样点头回应。两人自从喜结连理以来一直都是相敬如宾,远坂葵的温柔顺从,善良贤惠使得两人从未吵过架红过脸。

甚至是远坂樱过户到间桐家,她也从来没有提出过异议,她就是这样一个无比尊敬自己丈夫的人,尊敬到连自己的骨肉彻底离开自己都没有过一丝的抱怨,正像言峰绮礼曾经评价的“她作为一名妻子可以说完美过了头。”

“父亲大人”远坂凛听到父亲到来的消息,欣喜莫名的从二楼一路跑了下来。

“凛,你父亲有话要对你说。”远坂葵走到凛面前蹲下身来,对着小丫头说道。

“凛,在你成人之前就会协会效力吧。之后要怎么做就交给你自己来判断了。如果是你的话,一个人也能处理好的。”远坂时臣温柔的抚摸着爱女的秀发说道。

“圣杯总有一天会出现的,把它拿到手是远坂家的义务。不仅如此,如果想成为魔术师的话,就无法避开这条路。凛,这个给你。那么我走了,接下来的事情你明白的吧。”远坂时臣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竟然会最后一次再见女儿了。

“是您走好父亲大人。”远坂凛收到了父亲的礼物高兴的回答道,她也没有想到下一次见到父亲的只有照片了。

“承蒙你们能够接受在下远坂时臣的邀请,不胜感激。”远坂时臣对着银发赤瞳的爱丽丝菲尔行了一个贵族礼仪。

“我来介绍一下吧,他叫言峰绮礼,是我的徒弟。虽然前段时间我们是为了争夺圣杯而互相竞争的对手,但现在已经是过去的事了。他已经失去了servant也放弃了作为ster的权利。”远坂时臣想不到的是,saber这一队对于他所说的信息都早已确定,他的话对她们没有丝毫价值。

“这次的圣杯战争也终于到了最后阶段,剩下的只是两个外来者。那么对于这个战局你们怎么想让外人染指圣杯是万万不能的。关于这一点我们应该能够达成共识吧。”远坂时臣希望通过当年御三家共同创办圣杯战争的事情作为突破口,前提是眼前的女人真的将爱因兹贝伦的荣耀放在第一位,显然她最关心的不是这个。

“同盟什么的简直可笑之极。但是,如果你要给处置敌人安排顺序的话。根据你们的诚意也不是不能考虑。”爱丽丝菲尔一反常态的盛气凌人,她必须要占据谈判的主动权,帮助切嗣带来有利的机会。

“也就是说”远坂时臣等待着爱丽丝菲尔提出的要求。

“和远坂家确认敌对关系,要等打倒其他ster之后。如果是这样的约定话倒还可以答应。”这条协议对于双方来说都是再好不过了。

“带有条件的休战协议吗对双方来说很妥当。”爱丽丝菲尔所提出的协议正中远坂时臣的下怀。

“我们的要求有两个,首先第一个把你们掌握的所有ster及其servant的资料交出来。”对于另外两人的资料她们这一组说不定更全呢,这只不过是为了下一个要求做的铺垫而已。

“好吧。”一场战争中最重要的就是情报,既然远坂时臣连花了大代价的情报也愿意共享,那么第二个要求也必定会答应。

“第二个要求,把言峰绮礼从圣杯战争中排除掉。”这才是爱丽丝菲尔真正的要求,也是唯一的要求。

“能不能请你说一下理由。”远坂时臣惊讶的回过头看着面无表情的绮礼,然后又再次看着爱丽丝菲尔问道。

“那个代行者与我们爱因兹贝伦有着不小的旧仇。如果说远坂想要将他算在阵营里的话,我们是绝对无法信任你们的。”条件已经提出来了,就卫宫切嗣传来远坂时臣的资料从中可以了解到,此人对于感情极为淡漠,为了胜利牺牲一个徒弟没什么大不了。

“这是怎么回事啊,绮礼”远坂时臣也不明白为什么眼前这位爱因兹贝伦的代表会这么反感自己的高徒。

远坂时臣看着三个女人驾车远去后,背对着言峰绮礼说道:“和爱因兹贝伦的过节,你当时能够告诉我一句也好啊”

远坂时臣转过身,略带抱歉的语气说道:“虽然很可惜,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请你从这场战争中抽身吧,绮礼。”

事已至此,言峰绮礼不得不回到自己的房间开始收拾东西,但是过程中他看到了卫宫切嗣的照片,心中再次蠢蠢欲动:“卫宫切嗣你到底是什么人还有那个连名字都不知道的家伙,难道我就这么不明不白的离开这里吗”

“到了这个时候你还在胡思乱想啊,再迟钝也要有个限度吧,绮礼。现在圣杯正在呼唤你,而且你自己也想继续战斗,一雪前耻吧。”金闪闪突然具现化出现在了言峰绮礼的房间里,这不是第一次了,言峰绮礼也就见怪不怪了。

“自从我记事以来,我就为了探索一件事而活着。只是单纯的消磨时光,忍受痛苦。而这些都是徒劳而终。但是现在,我前所未有的感到,一直以来的疑问的答案就在身边。”言峰绮礼第一次表情有了变化,这让金闪闪提起了兴趣。

“既然你都有这样的想法了,还犹豫什么”金闪闪屡次到言峰绮礼这里来,并且屡次给他说了一些他曾经从未想过的言论。

“我有个预感,在我知道全部答案的时候,我自身也会毁灭。”就在这时他桌上的响了起来。

“明白了,辛苦你了。”言峰绮礼听到里传来的消息,语气未变,但是那股复杂的情绪却是开始被喜悦所替代。

“有什么让你值得高兴的消息吗”金闪闪来到言峰绮礼身边问道。

“爱因兹贝伦那帮人的位置终于查到了。”他的声音里透露着一丝快意。

“哈哈哈~什么啊绮礼,你这家伙。从一开始不就打算继续干下去的吗”金闪闪一阵大笑的说着。

“我也迷茫过,也想就此收手,但是英雄王,正如你所说的那样,我这个人除了不断质疑以外,,不知道其他的处世之道。”言峰绮礼边说边捋起了右手的手臂上面布满着鲜红的刻印,那是之前言峰璃正手上的前几次圣杯战争中ster尚未用完的令咒,现在全部交给了言峰绮礼。

远坂时臣不知道,他曾经最大的倚仗,接下来都将会与他的徒弟并肩作战,而他的存在会阻挡两人的联合,所以只好.首发

“噗嗤”刀刃入体,鲜血滴落。

“呃啊”远坂时臣做梦都想不到自己会死在言峰绮礼的手上,明明刚才他还为了补偿他给他颁发了azoth剑当做是他在远坂家修行魔术的毕业证书。

可是,这一刻那把剑就插入了他的后心,将他所有的希望和愿景都化为了泡影。

“师傅啊,你和我父亲一样,最后的最后都没能理解我这个人啊”言峰绮礼看着远坂时臣死不瞑目的狰狞面孔却露出了微笑。

“让人扫兴的结局,看啊,这副愚蠢的死相。”金闪闪也具现化来到了远坂时臣的尸体旁边,嘲笑着已死的故主。

“那么绮礼,由你指挥拉下这场闹剧的帷幕吧。只要让我满意,我倒是可以把圣杯赏赐与你。”

“没有异议,英雄王。你就好好的享受吧。直到得到满意的答案为止。”言峰绮礼与金闪闪两人正式相互合作来达到他们心底的目的,远坂时臣的尸体就成了他俩定下契约的见证。小提示:登陆ap.

重庆市涪陵中心医院预约挂号
北京德胜门中医院口腔科专家
贵州癫痫医院哪里最好
安阳权威妇科医院
盐城治疗龟头炎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