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流浪的英雄 第606节 而他也会毫不犹豫的用出来

发布时间:2019-12-09 15:08:46

流浪的英雄 第606节 而他也会毫不犹豫的用出来

“从时空的等级上穿越空间...看來会对人的身体造成伤害,老夫应该想到这一点的,”斯勒科林皱着眉头如此说道,

科瑞特出现了虚弱的症状,事实上他之后还吐出了一些颜色深的不正常的血,

“要在咒文和魔法阵的组成里面加入防护系的法术,”而拉赛欧依然考虑着如何改进魔法,这并不是说他不关心科瑞特,他只是在确认科瑞特性命无忧之后,暂时舍去不完全必要的关心而去投身于魔法的研究:“可是,这样会不会让魔法变得过于臃肿而难以释放,”

“不...魔法虽然复杂,但是就连我也能够使用,说明...咳啊,”科瑞特的话被自己的咳嗽打断了,可喜悦之情依然从他脸上放出,

沒错,这依然是个不可言喻的伟大魔法,

虽然基于时间的自我保护与消除驳论,回到过去改变未來之类的就算是魔法也不能够办到,不过通过微弱的影响时间,还是可以达成让伤口暂时消失(回到未受伤时的状态)、了解敌人下一步会做什么(和预言魔法很相像不过成功率更高)、以及集中老化敌人的一部分身体组织(当然,也是暂时的,不过敌人也许撑不到法术失效的时候)等等奇妙的效果,

时空魔法的体系其实已经展开了,,无数详细应用和可能性在等待着他们,等待着他们三个去研究、探索、创造,,

“大家,点心时间到了哦,”莎柏林娜带着温柔完美的笑容走了进來,手里端着一盘“饼干”,于是三人,,包括科瑞特,,都变了脸色,

当然,莎柏林娜坚持要跟过來,所以烟草店被托付别人代理

,她跟着自己的哥哥來到了这里,虽然斯勒科林自己也是个空间系专家,不过莎柏林娜也给出了不少新奇的见解呢,

这也抵消不了黑暗料理的恐怖啊,

“点心时间,哈哈~哈哈,点心时间,到~咯~,”红额头为了让三人能够安心研究所以被禁足在了塔下,他看见莎柏林娜走了进來,当然也就迫不及待的冲进來,抓起一块饼干放进嘴里......哐当一声倒在了地上,

这就是黑暗料理的恐怖啊,

三个人齐齐咽了一口口水,

“...哥哥,你、你受伤了,”注意到了科瑞特胸口鲜血的莎柏林娜担心的走过去,而科瑞特立刻摇了摇头:

“不,沒有大问題,不要担心,”

莎柏林娜摇了摇头,然后拿起一块饼干说:“不行,快点吃一些东西,可以帮助恢复哦,”

“好吧...啊,咳咳,咳...,”科瑞特突然大声的咳了起來,他看起來十分不舍的放下了饼干,把托盘推到了拉赛欧和斯勒科林的面前:“不行,我看起來还不能进食,只好喝一些水了,院长,拉赛欧先生,请你们慢、慢、的享用吧,”

拉赛欧和斯勒科林睁大了眼睛,充满了恐惧和被背叛的绝望,

“抱歉了,魔术师准备一切,而他也会毫不犹豫的用出來,”科瑞特小声的如此说道,

于是,拉赛欧和斯勒科林别无他法的接受了黑暗料理的究极洗礼,“高兴”的晕了过去,

不过就在这“快乐”的气氛中,他们谁都沒有注意到...有什么东西早就已经锁定住他们了,就在他们施展时空魔法,打破了时间与空间中平静的那一刻起,

--------------------------------------------------

“肝炎,,”我震惊的皱起了眉头,在大陆的医疗水平下,肝炎可是有可能致命的疾病啊,

薇姬的也轻轻地撇着眉,看起來情况不容乐观,不过她立刻看向了一旁的矮人助手:“丹维斯爷爷他之前有沒有在肝部出现阵痛之类的情况,”

“...大师他的确提到过,可是我们以为是他的老毛病,就沒太在意,他自己也只专心于研究,,”助手越说越着急,最后担心的都快揪掉自己的胡子了:“丹维斯大师他不会、不会那啥吧,,”

“如果时间已经很久了的话...可能会引发肝脏的衰竭,”薇姬十分犹豫的如此说道,

该死,肝衰竭,,我...该死的,我必须立刻去另一艘船上找到蔓藤,不然一个器官的衰竭很可能在短时间内连带破坏整个身体机能,

这时候,精灵附魔师提尔维和人类船长特雷,,也就是帮助丹维斯建造了第一艘船的两个人,,走了上來,他们可能是听到了我们的焦急大喊,

“出什么事,,丹维斯,,老丹维斯他怎么了,”

來不及回答他,我直接冲上甲板,并且召唤出放在我房间内的大剑踏了上去,,一秒钟都不能浪费,

当我冲进苍穹探索者,并且二话不说抱起里奇连同它身上的蔓藤就再次冲回來的时候,所有人都愣住了,不过我也沒时间在意那么多了,

回到魔方号里,我这才抱着里奇和蔓藤说:“拜托了,蔓藤,生命光芒,”

被我们麻烦了不少次的蔓藤,毫不犹豫的放出了自己的光芒,并且照耀到了丹维斯的身上,

“天、天啊,这是,”提尔维惊讶外加惊喜的叫了起來:“是神树之灵,”

而且也不愧是神树之灵,我们发现丹维斯的眼皮颤动,似乎是从昏迷中转醒过來了,,虽然他看上去依然状况不好,

“他...很虚弱,而且身体有一部分已经损坏了,”蔓藤下了和薇姬相比更加直白的诊断,

我点了点头,表示已经知道了这一点,然后蹲下身和丹维斯说:“丹维斯,你感觉怎么样,”

“...我,昏过去了,”丹维斯却只是自嘲的笑了笑:“真是不争气的身体啊,我还想......”

我再次深深的皱起了眉头,不行,丹维斯绝对无法承受和冻结之海一样冷的瑟克伦大陆:“你应该立刻返航,不然的话,,”

“不,不行,”丹维斯突然激动的摇起了头,我根本沒想到他如此虚弱还能这么激动:“你不明白,我必须去...我知道,我已经时日无多了,所以,也许我已经沒有下一次的机会了......在最后,我只是想亲眼看一看别的地方,,用我自己的发明,这是我的...遗愿啊,”

这一番话,丹维斯几乎是叹息着说出來的,

武夷山市中医院怎么样

上饶治疗包皮包茎方法

山西治疗性病医院

淄博治疗包皮包茎医院

济南哮喘病医院杜继斌

宝宝便秘怎么调理
婴儿睡觉出汗
小葵花芪斛楂颗粒
宝宝发热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