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良婿齐眉 第108章 陷害入狱

发布时间:2019-10-12 21:07:24

良婿齐眉 第108章 陷害入狱

可沈命嘉刚刚松了一口气,却注意到皇上若有所思的神色带着一股不一样的采光,仿佛是在怀疑什么。

是怀疑自己刚刚说话,其实沈命定根本就有给自己来过信件吗?

如果是,那可真是让沈命嘉有些后悔没说实话。

刚刚自己都已经说是没有了,如今再改口更加不合适,只有咬牙说到底了。

沈命嘉离开昭阳宫,心中为刚刚皇上的突然问起而觉得想不明白,为什么会突然问。

……

接下来半个月,沈命允一直都忙忙碌碌的,每次廖晴儿问他,他也不愿意说什么事儿。

今天一早,沈命允要出门,廖晴儿张开双手在门口将他拦截:“你最近总是早出晚归神神秘秘的,问你什么事儿也不说,可今天你非常你每天都在干什么不可。”

“你别闹了,让开些,我还有正事要忙呢!”沈命允伸手将廖晴儿拉开。

廖晴儿不服气的转身就拉住要走了的沈命允:“你不说我可不让你走,要么你就带着我去。”

沈命允头疼的看着廖晴儿。

为了不让她坏了自己的大事儿,沈命允还是拿出了点点耐心对着廖晴儿安抚道:“我这不是有大事儿吗?是什么事儿,明天五弟回来你就知道了。”

廖晴儿想了想,还是拉着沈命允的手臂:“你先告诉我呗。”

“行了,真别给我闹了。”沈命允用手将廖晴儿的手拿开,“坏了大事儿,你就别做当上皇后的梦了。”不耐烦的大步流星的走了。

廖晴儿没想要这么轻易就放开沈命允,可是他的最后一句话还是起效果了,她可是为了将来能够当上皇后的,所以现在一切都急不得,不能胡来。

可是沈命允什么也不告诉自己,廖晴儿的心里还是觉得气不过,转身就到了柔妃那儿大吐苦水。

柔妃倒是没给安慰。妆容冷艳的她反而给廖晴儿一股不近人情的冷漠:“允儿现在是要忙大事儿的人,你不能总这么捆着他。”

“我――”廖晴儿想要反驳,最后还是哑口作罢。

……

今日,沈命定等人终于也在群臣的众望所归回到了京都。在大殿上,皇上奖赏了沈命定极其将士,陆宣也不例外。

事后,沈命定奉命只身前往昭阳宫。

沈命定不想里面会有危机等着自己,还想着和皇上聊聊边疆大事。可刚刚进入昭阳宫,大门就忽然一下关了起来。

沈命定猛然回头,自己便已经被埋伏在里面,拿着兵器的多名侍卫包围住。

沈命定猛然一怔:“这是干什么?”

这时,为首的沈命允才站了出来。

沈命定见到沈命允更是吃惊,语气镇定中却带着丝丝的凛然:“大哥,你这是什么意思?”

“太子殿下意图谋反,我奉父皇之命,将你抓拿。”沈命允无情的说道。

“你胡说什么?”沈命定激动,侍卫们的兵器动了动更加接近他的颈间。让他乱动不得。

沈命定恼怒:“父皇在哪儿?你把父皇怎么样了?我要见父皇。”

“父皇因为不想亲自擒拿你这个做儿子的,所以交代我这么做。”沈命允风轻云淡的说着,转头就对侍卫们吆喝下令,“把他带下去,听候发落。”

“沈命允,你少在这里胡言乱语,我要见父皇

。”沈命定不从抓拿。

可是目前的情况确是由不得他。

沈命定被擒拿到牢里,沈命允才进入卧室见到皇上,弯腰作揖:“父皇。”

皇上神色冷漠,刚刚在外面的事儿他都听得清清楚楚。可是他选择了不见沈命定的坐在了这里。

“这个事儿,查清楚。”皇上交代沈命允,“在查清楚以前,要保太子在牢里安然无恙。”

将沈命定擒拿到牢里。并非皇上本意。

可是他不敢想象万一沈命定真的有谋朝篡位的想法,自己会变成什么样子。

从皇上要自己确保沈命定平安的时候,沈命允就知道,在他的心里,是希望沈命定没有要谋朝篡位,他心里是疼爱着这个儿子的。

“是。”沈命允嘴上应着。心里却阴暗的想着,绝对不会让沈命定有机会平反。

……

陆宣准备出宫的时候就在宫门口遇到了一个面生的人,被他接到了一座大宅里面。

那人让陆宣在大厅里等候,说是晚点要见他的人就会出现在这里。

现在的陆宣,没有以前那样容易不安,被人带到这里,他也只是安安静静的坐在杌子上等候着。

当沈命允和沈命安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陆宣似乎也不是很意外。

陆宣从杌子准备起身,沈命允示意他坐下。

“我们坐着说话就可以。”沈命允笑笑的坐到了杌子上。

沈命安手里准备了一套笔墨纸砚,放到了陆宣所坐位置旁边的茶几上,说道:“陆宣,我和大哥听说你的字写的不错,所以我们想请你露一手。”

陆宣这才意识到,沈命允他们肯定是怀疑自己是那个给他们写信的人了。

陆宣笑着拒道:“大皇子,六皇子,陆宣的字写得并没有那么好,二位可能是听错了。”

沈命允笑笑:“没关系,如果是听错了也罢,不过你既然来了,也就让我们看看,你这字到底写得怎么样。”

今天就是要拿到陆宣的字,看看他的字迹是否和先前自己受到的那些无署名的信件是否一样。

陆宣看着笔墨纸砚不动手。

沈命安催道:“大哥是给你一个表现的机会,让你写几个字有这么难么?”

看来今天是没有这么容易逃过的了,可是陆宣还是不想写,他站起来对着沈命允:“大皇子,今天刚刚回来,我有点累。”

“就是写几个字给我瞧瞧,这也不行吗?”沈命允一脸可惜的走到了陆宣的身边,嘴巴凑到他的耳畔,“我是爱字之人,只是讨教一下而已。”

该来的总会来,逃不掉的。

索性,陆宣也不惧的说道:“大皇子何不直接问我,我是不是给你报信的人呢?”

沈命允惊讶的看着陆宣,旋即便是欣赏:“也是,现在沈命定都已经进入大牢了,你好像也没有什么可怕的了。”

陆宣冷笑:“再怎么不是还有大皇子给我撑着吗?”一艘船上,沈命允难道还会不保自己吗?

沈命允欣赏的看着陆宣:“好一个陆宣,痛快。”(未完待续。)

西安华都妇产医院的具体地址
贵州银屑病医院排行怎么样
西安华都妇产医院具体地址在哪里
贵州银屑病医院治病怎么样
西安华都妇产医院官网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