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晓荷北风吹雪花飘微小说

发布时间:2019-11-22 22:46:48

北风吹,雪花飘。烟筒冒着滚滚浓烟,茶壶嘴呼呼地吐着热气。通红的炉子前,老张一手端着个大茶缸子,一手掐着棵烟屁股。茶水的热气和烟雾搅拌着老咸菜的味道,在木料场的值班室里翻滚着。老张看了看墙上的挂钟,抬起胳膊又看看手表,站起来弓着腰瞅了瞅大门,随手抓起碗边的手电筒,忽地又坐回原处。他抬头看看墙上写着“先进单位”的锦旗,再看看印着“先进工作者”磕碰了瓷的大茶缸,紧锁着的眉头舒展开来。

老张是木料厂原保卫科科长。工作经验丰富,认真负责,不殉私情。在任期间破获过很多偷盗案件。退休后,被厂里返聘回来看大门,但是,张科长的称呼一直挂在人们的嘴上。他今天值夜班。

深夜两点,电话铃响起。张科长急忙抓起来。话筒里的声音很低:“我来收酒瓶子”。张科长压低声音回到:“这里只有酒坛子”。不大会儿,侧门进来个小个子,被张科长一把拉进门:“以后,不要用电话联络,你看东墙头,我插了一根小木棍。如果没有,你们立马走人,听好了,不要再用电话”。小个子连忙道:“明白,明白,记住了!今夜?”“立刻行动,动作要快,我去大门口看着。”张科长说罢推着小个子一起出了值班室。

木料厂东墙根下,几个黑影窜动。两根细长的木头架在墙头,笔直的足有六米长腰粗的木头,一根接一根向上滚动,翻过高墙,噗通噗通掉在墙外,顺着斜坡,滚到马路边的大卡车前。一个小时过后,大卡车满载着木料,消失在夜幕里。雪花飘飘,北风呼啸。

早晨八点,接班的老李来了。张科长在值班日志上写了一行字:一切正常,下面是:2006年11月 0日,张。他和老李交谈了几句,揣了手电筒,披着大衣,又看了看印着“先进工作者”字样的大茶缸,叼着烟,出了大门。一路上,他哼着小曲:“北风那个吹,雪花那个飘……”

风,肆虐地刮着,象无数把尖刀,细细地刻在人们的脸上。雪花,纷纷扬扬,掩埋了乌黑的脚印。

木料场的值班室里,老李朝窗外东瞅瞅,西看看。见厂长进了大门,一把抓起大扫帚,低着头,扫雪。“老李!很勤快嘛,好样的!”厂长抬起抓着一副黑皮手套的手,挥了挥。“警惕性要高啊,天气不好,小心丢了木料。”“知道知道,呵呵,放心放心,呵呵”,老李停下扫把,跺跺脚,笑着看着厂长说。

北风卷着雪花,落在老李的脖子里。见厂长进了办公室,老李扔了扫帚,一扭身,回到值班室。

天还亮的时候,领导走了;天暗下来的时候,工人们下班了。老李在厂区到处转悠。不时地用手除去木垛上的积雪,摸一摸,揣一揣。他发现了一根一米多长的木材,一眼认得是“东北榆”,“好料子啊!”老李抱回值班室,塞进床底下。

天黑了,老李的小儿子,推着自行车进了木料场的大门。老李把床底下的木头绑在车子上,拍打儿子的后脑勺:“娃儿,走侧门,不要回头”。

北风吹,雪花飘。老李往炉子里加了煤,茶壶里罐满了水放在火炉上,等老张来接班。

八点整,老张来了。老李在值班日志上写了几个字:一切正常,李。交接完毕,下班走了。

张科长今天来值班,带了一本书:《三十六计》。进门后,先把书压在床头的被子底下。口袋里掏出上好的茶叶,抓一把,放在印着“先进工作者”字样的大茶缸里,水开了,倒上,掏出一盒上等的香烟。摸一支,点上。烟雾,水雾,扭转着麻花腾腾地冒着,烟香和茶香混合着老咸菜的味道,在值班室里散发着。然后他躺在床上看书,一小会儿,他睡着了。

夜半,北风仍在吹,雪花还在飘。咚咚的一阵砸门声,张科长吃惊。开了大门,原来是派出所的小强。老张心里咯噔一下。见小强笑嘻嘻,手里提溜着一只烧鸡,两瓶杏花村,便镇静下来。他默不作声地两眼浑身上下打量着小强。见张科长不言语,小强说:“我夜间巡逻,外头冷,来你这儿躲躲”。

龟儿子,这么晚了不睡觉,躲这儿取暖?老张请小强往椅子上坐,把上等的香烟塞进被子,顺手从被子下摸出一盒低档烟,打开掏出一支给小强点上。心里打鼓怦怦直跳,葫芦里有什么药呢?哼!龟孙子。小强说:“呵呵,烟不咋样,这茶可不错哩”。“啊!外甥打浙江带回来的,我兜里还有点,你拿去尝尝”。老张说着,也不客气,打开了酒瓶,撕开了烧鸡,与小强对饮。

风在吹,雪在飘,酒兴正浓。老张猛地想起了东面墙头插着的小木棍,手里的酒杯微微晃动了一下:“风雪大,我得出去转一圈,回来好好和你拼酒,你去床上躺会歇歇。”小强立刻站起来,拉住老张“有个求转头?这大的雪天,能有求甚情况?”老张坚决要出去,小强拦不住,忙说:“我也出去方便一下,水喝多了”。

老张和小强,一老一小,同时朝木料厂东边走去。老张打开手电筒,上下晃悠,小强立刻大声喊叫:“站住!站住!,抓小偷啊,站住…..”。张科长慌张:“哪呢?在哪?哪里有人?”说着把手电筒摔在雪地上。

木料场东墙跟下,几个黑影晃动。听到小强的喊声,知道是内应,飞快地翻过墙头,跳进路边的卡车,消失在大雪纷飞的夜里。

民警小强见黑影消失,立刻摔倒在地,一头碰在木垛上,鲜血直流。老张见时,也跟着摔在雪中,大雪覆盖着的石子蹭破了脚。二人互相搀扶着,回到值班室,各自拨打电话。

老张和小强在风雪中被送进医院。记者来采访,领导来看望。很快,报纸出来了,题目的字迹很大:警民联手,勇斗歹徒。

北风吹,雪花飘。山外酒店的雅座里,酒气汹天,烟雾缭绕。一帮哥们在喝酒。小个子举着一张报纸说:“大家放心去干,派出所有咱自己人。

年底,老李家里做了新家具,用新做菜板剁肉、切菜,包饺子,谈笑风生。年底,小强家里新添了家具,局里提升他为派处所副所长。小强当上了副所长。他依旧坚持夜间巡逻。

年底,老张家里也打了家具。厂里的年表彰会上,张科长戴着大红花,领了奖金三千元。老婆摆弄着左手的金戒指,在穿衣镜前,转来扭去。她给老张泡了一壶龙井,笑脸捧着茶杯,挨着老张坐下:“儿子要去银行上班了,那行长的外甥要结婚,想要几方上等木料做家具,盖房子。你可得上心啊”。

北风仍在吹,雪花依旧飘......

共 2 45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小说选取了木料厂几个偷盗的片段,电话接头,暗号接头,间谍内应,暗度陈仓……各种偷盗手法,结果就是资产的逐步流失,高潮处甚至把贼推向了神坛,倒成了英雄。“北方吹,雪花飘”阵阵寒气也表达了作者的揭露态度,而最后的“北风仍在吹,雪花依旧飘……”则是提醒人们这种黑暗的角落还很多。本文的闪光点很多,背景重心语的重复闪现,人物的对比冲突,明暗色彩的交错,正反的碰撞,以及故事的“排比”式罗列但又逐步推进至高潮,文中多处一语双关,还有很多细腻的对应式细微描写,最后的结局避免了习惯性思维的俗套,掷地有声,发人深思。北风仍在吹,雪花依旧飘,这寒冷的黑夜,需要正义之光,让这雪花在人的心里感到纯洁些,可否?!一篇反面题材呼唤“正”的精致小说,推荐共赏!【编辑:绿叶红了】

1 楼 文友: 2015-12-11 11:00:08 老师文章视角独特,善于发现,题材具有社会普遍意义,发人深思。好人,欣赏了! 文学的道路上,虚心的学习,永无止境的冒险。

2 楼 文友: 2015-12-11 11:01:14 应该是好文,欣赏了,老觉得作者是个大好人,呵呵! 文学的道路上,虚心的学习,永无止境的冒险。

兖州人民医院
济南血管瘤医院医生
福建癫痫病的医院哪家好
广东好的牛皮癣医院
汕头哪家医院看包皮过长最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