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林彪的四野为何成为最能打仗的解放军部队

发布时间:2019-06-20 00:12:17

  揭秘:林彪的四野为何成为最能打仗的解放军部队?

  四野并不是天生会攻坚,比如三打四平时就没有打好。但是由于林彪善于总结经验,提出新战法,所以在战争的后期四野的攻坚威力是其它野战军无法比拟的。四野攻坚的主要经验有5个。

  1.攻城部队在采取两面对攻的基础上再加上第三面佯攻。使敌人难以判断我军的主攻方向,难以应对我军从各个方向的突破。

  后面内容更精彩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三野的部队攻打上海时,在城内打了4天,一个小小苏州河就能挡阻它的前进,就是因为没有坚决的采取一点两面两面对攻的打法。

  2,坑道作业:突破城垣的第一步,是首先要使部队能够迅速接近城垣,减少部队在接近城垣时的伤亡。这是攻坚的关键之一。坑道作业是使部队能够迅速接近城垣、减少伤亡的最有效的战法,也是四野后来执行最坚决的战法。

  攻打锦州、天津挖交通壕,是林彪推广义县攻坚经验。锦州总攻发起前,各纵队都完成万米以上的交通壕,有的挖两万多米。一条条蛛似的从攻击出发地推进到锦州城墙跟前。交通壕都是蛇形的。步兵的1米多宽、2米多深,最前点距敌60多米,以敌人投弹扔不到为准。炮兵的能开进汽车,有的把火炮推到距敌百把米远。大军云集,地面上很少看到有人走动,既增加了攻击的突然性,又减少了伤亡。范汉杰回忆,说他曾想反击我们,一看那交通壕就没了主张,只有拚命打炮。可是看不见人只能乱打一气。

  其它野战军也有挖交通壕的,但是执行不够坚决和彻底。淮海战役打黄伯涛兵团时,三野开始乱冲伤亡很大,后来部队也开始挖交通壕迫近作业。但是由于三野不太重视战术总结和积累,打上海的时候三野又没有重视挖交通壕,仍然犯了开始乱冲的错误,造成部队伤亡过大,然后才开始挖交通壕迫近,用炸药一点一点的作业才取得了进展。

  后面内容更精彩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3.突破城垣时的战术要点,这是林彪教给四野的战术技巧。林彪在锦州攻城前直接给二纵干部讲话时提出这样的攻城战术要点:在突破口被打开后,攻击部队要尽可能的全力涌入,象散大戏一样,使部队尽量多的进入城内,这样敌人的反击部队就难以把我军的突击部队反击出来,使我攻城突击部队不但能牢牢控制突破口,而且还有能力向纵深发展,迅速形成真正的突破。

  其它野战军往往会犯四野以前曾经犯过的错误,就是在突破口被打开后,突击部队进入的数量不够。我军的突击部队一般只有一个连或一个营,这样守城的敌人在发现我军打开突破口后,往往一面用火力阻止我后续部队前进,同时用预备部队向我进入突破口或城内的突击部队进行反击,使我突击部队遭受重大损失、甚至全歼我突击部队,重新控制突破口,使我攻城失败。这样,对突破口的反复争夺,就会造成我军伤亡过大,进展很慢。

  林彪正是看到以往战术的缺点,提出突破后的第一时间,既在敌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组织炮火反击的时候,我军要一次性投入尽量多的部队,越多越好,不要怕拥挤。这个战术虽然没有见于正式的战术著作,但却是林彪的四野非常有效而实用战术,它保证了四野一次性突破城垣的有效性。这个战术要点按理应该是军师一级的指挥官发现提出,可是实际却是林彪这样的大战略区司令提出,这不能不说是林指挥细腻,眼光独到。

  后面内容更精彩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4.突破城垣后的战术要点:林彪和四野特别强调部队在突破城垣后,部队要立即向纵深猛进,先吃肉后啃骨头,前面部队拣容易的敌人打,比较难打的堡垒留给后续部队攻打。先头部队的主要任务是穿插迂回,不顾敌人侧面火力,向纵深猛进,直接打击敌人的指挥机关。同时分割敌人的防御阵地,打乱敌人的防御体系。

  林彪还要求炮兵的第一颗炮弹要打到敌人的指挥部,这实际上就是空地一体的斩首行动。这种打法常使敌人的首脑机关在我攻城不久即迅速遭到打击,难以对部队进行有效的指挥,加上敌人的防御体系被打乱,阵地被分割,很快就形成崩溃,所以四野打锦州、天津,打的都很爽。看看美国人打伊拉克的战略战术(空中打击的斩首行动,地面部队绕过中小城市直接攻击巴格达)就可以发现四野攻坚的战术思想的至少领先他们50年,直到今天仍然没有落后。

  对比之下,三野的战术就比较差了,它没有向纵深猛进穿插迂回的意识,而是一层一层的向里死打。敌人的防御阵地没有被分割,防御体系没有被打乱,敌人的指挥机关一直可以有效的指挥,用机动部队反击我突破部队。

  后面内容更精彩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淮海战役打黄伯涛兵团时,三野就是用这种一层层向里死磕的笨拙打法,黄伯涛可以比较从容调用手里为数不多的机动部队反击我突击部队,往往是我军刚占领一个村子(部分),脚根还没有站稳,就被敌人的反击部队打回来,甚至全部被消灭,因此伤亡巨大,进展缓慢。

  三野打上海时还是用一层一层向里死磕的笨拙打法。打了四天后,刘昌义可以率4万部队起义这个事实也说明敌人的指挥体系仍然完好。四野打锦州、天津的时候,敌人的指挥官早已失去了与部队的联系,想起义都不可能。三野这种缺乏分割敌人的战术意识,甚至把原本分散的敌人往一起赶的打法一直到朝鲜战争打美一师的时候也没有得到有效的改善。

  5.对城内的堡垒和指挥中心等军事要点,在有精确的图纸和情报保证的前提下,总攻开始时用精确的炮击,打掉对方的指挥部和一些炮兵阵地应该是必要的军事行动,这不能称为打烂城市,也是无可指责的。如果三野因为不具备这样的水平而没有用炮只能说明他们水平不够,而不是什么仁义用兵。

  后面内容更精彩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至于城内的巷战,无论是三野还是四野都没有用炮。三野在上海城内不许用炮很正常,四野在天津城内一样也没有用炮,这不能成为三野在城内进展缓慢的理由。对城内的堡垒,四野用的是他们善于使用的 四队一组、一点二面穿墙战术迂回作战等战术,对城市的破坏并不比从正面用炸药包炸碉堡要大。其他也野战军的统帅没有林彪这样的战术意识和素养,伤亡就要大一些,进展自然要慢一些。三野在上海城内进展缓慢,伤亡大,只能说明他们的战略战术水平比较差。

  关于攻坚战的标准,敌人必须是战死或被俘虏才能算攻坚战,起义或投诚是不能算的。 因此,上海有四万人投诚、济南有近3万人投诚,都不能算完全的攻坚战,因为如果算的话,四野迫使北平敌人20多万起义大概可以算是最漂亮的攻坚战了,他们也是在军事压力之下被迫起义的,我军无一伤亡,不费一弹消灭敌人20多万,拿下一个大城市,比上海、济南战役更符合百战百胜,非善之善者也,不战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 !

  被林彪喻为一人能当10万兵的四野名将是谁?

  回顾历史,一些赫赫有名的将军,那名气其实并不是在战场上打出来的。

  后面内容更精彩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即便在将对将捉对儿厮杀的冷兵器时代,将军的主要职责仍是行兵布阵,运筹帷幄。一个战斗、战役打不打,怎样打,同级之间,上下级之间,见仁见智,实在是自然、正常而又经常发生的。既然世上没有没打过败仗的将军,那么这次我对了,你错了,那次我错了,你对了,也无损名将风采。如果正确意见都是党委意见,那将军就吃了大锅饭了。

  都是名将,等于没有名将。

  曾任四野副参谋长的苏静,却好像连这种名将的大锅饭,也吃不上。

  因为他从未带兵打仗。

  1910年生于福建海澄(今龙海)县的苏静,读师范时参加学生运动被追捕,逃往缅甸,在当地教书,收入颇丰。九?一八事变后回国,参加红军。长征时红1军团在前边开路,时任军团侦察科参谋的苏静,每天的工作之一,是绘制行军线路图。突破腊子口后,毛泽东亲自到1军团指挥部队北进,苏静每天早晨都要向毛泽东报告当天的行军路线。长征期间,他绘制了几百张行军线路图,仅存的几张,珍藏在中国历史博物馆里。

  1938年115师挺进晋西,国民党派个联络参谋来做联络工作。负责联络、接待的侦察科长苏静,发现这个联络参谋收买了115师一个译电员,并骗取了密码本。他毫不客气地索回了密码本,不动声色地处理了变节分子,并假装无意地不时透露些部队情况。晚上,每当这个联络参谋用电台把情况发回去时,假装睡觉的苏静就在被子里手写心记,很快破译了国民党军队的密码。

  这时,苏静还未看到这封信,也不知道傅作义的那封《上毛泽东书》。但他明白,罗聂如此重视这封信,很可能是党中央,甚至就是毛泽东查问了此事。

  傍晚,苏静回到城内,找到邓宝珊。邓宝珊困惑不答,迟疑良久,才拿上信,两个人一同去了中南海居仁堂。傅作义情绪很好,问这问那,与苏静热情交谈。邓宝珊乘机到内屋,将信交给了傅冬菊,傅冬菊看了信,也没敢交给傅作义,而苏静也绝口未跟傅作义谈这封信的事。

  2月1日,《人民》全文发表了这封信。傅作义看后,果然情绪异常激动。两天后,他在给林彪、罗荣桓的信中说:两年半戡乱战争的严重灾难,我愿担当全部,愿意接受任何惩处。

  此时,距林彪将信交给邓宝珊已经半个月了,北平和平也已生米做成熟饭了,不管什么样的果子,他傅作义也只能吞下去了。

  邓宝珊当然是深知其人的,傅冬菊更是深知其父的。无论如何,傅作义都是个有尊严的军人。

  5 of 5辽沈战役,首战义县,攻城部队战前大挖交通壕,直挖到敌阵地前,以敌人手榴弹投不到为准,既可增强攻击的突然性,又能大大减少伤亡。苏静见了,立即报告林彪,林彪未置可否。苏静知道,林彪一句话不想听两遍,但他还是去林彪那儿又讲了一遍。这次林彪果然极为重视,立即给攻锦州部队发电,要求每师用2/3兵力挖交通壕。而敌守城司令范汉杰,见到城下那么多蛛似的交通壕,就知道守城无望了。

  苏静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该说什么、做什么无论会承担什么样的、风险。

  而现在,他要做的,就是无论如何也要促成北平的和平解放。

  1955年,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次授衔时,许多与苏静差不多的老资格的机关干部授衔大校。

  苏静是中将。

  那也只能是个默默无闻的将军。

  军人是讲战功的。将军的荣耀,莫过于提起名字,就能让人联想到一串辉煌的战斗、战役了。可对苏静来说,哪个著名的战斗、战役,是你带兵打的?你身上挂了多少彩?就算那苏静能当10万兵,不也就是些情报、建议吗?

  他只能属于另一类的无名的名将。

  因为师范毕业(在当时的红军中,这无疑是高学历、大知识分子了),参军就当了参谋(用今天的话讲,叫坐机关)。如果他是个可有可无的角色,可能早就下去带兵打仗了。可他实在太出色了,不可替代,再加上不喜欢宣扬自己,就注定要默默无闻了。

  儿子说:话是这么说,可古今中外,斩的还少吗?再说,城里特务那么多,当时力主和谈的原北平市长何思源的家,不就被特务炸了吗?一家6口,1死5伤。不管怎么说,也不管我是不是你的儿子,实事求是,北平和平解放,你是立了大功的。

  父亲说:那时双方都希望和平解决,所以不会有危险。我只是一个联络员(在这篇回忆录中,他也说我只是一个联络员)。如果没有我,领导换别人去,也是一样的。

  有件事,如果换个人,那结果可能就不一样了。

  后面内容更精彩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第三次谈判后,林彪交给邓宝珊一封信,是毛泽东以林彪、罗荣桓的名义写给傅作义的。毛泽东就和平解决北平提出两个办法前,历数傅作义追随蒋介石打内战的累累罪行,措辞相当严厉、尖锐。当时双方气氛挺融洽,信未封口,邓宝珊急于知道写了些什么,看罢大惊失色,当着苏静的面对周北峰、刁可成说:这封信太出乎意料,傅作义不一定会受得了。

  又道:我回城后,打算暂不交给傅作义看,以免节外生枝,把事情搞僵,甚至推翻协议,使谈判功亏一篑。

  苏静把这个情况向林彪汇报了,林彪说:是啊!那封信是有些严厉呀,他要暂时不交也可以。

  原来早在1946年10月11日,傅作义攻占解放区重镇张家口后,曾得意地写了一封侮辱性的《上毛泽东书》,登在报纸上,声言如果共产党打胜了,他傅某甘为毛泽东执鞭毛泽东当然不会忘记的。

  《关于和平解决北平问题的协议》登报了,苏静奉命出城向林罗聂汇报城里情况。一进门,罗荣桓便问他:由邓宝珊带给傅作义的那封信,交给傅作义看了没有?苏静说,不清楚。聂荣臻接着说:你今天还要回去问一下邓宝珊,若还未交给傅作义,你要催促邓并同他一起去见傅,务必要告诉邓在今明两天让傅作义看到那封信。

  揭秘:林彪的四野为何成为最能打仗的解放军部队?

  四野并不是天生会攻坚,比如三打四平时就没有打好。但是由于林彪善于总结经验,提出新战法,所以在战争的后期四野的攻坚威力是其它野战军无法比拟的。四野攻坚的主要经验有5个。

  1.攻城部队在采取两面对攻的基础上再加上第三面佯攻。使敌人难以判断我军的主攻方向,难以应对我军从各个方向的突破。

  后面内容更精彩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三野的部队攻打上海时,在城内打了4天,一个小小苏州河就能挡阻它的前进,就是因为没有坚决的采取一点两面两面对攻的打法。

  2,坑道作业:突破城垣的第一步,是首先要使部队能够迅速接近城垣,减少部队在接近城垣时的伤亡。这是攻坚的关键之一。坑道作业是使部队能够迅速接近城垣、减少伤亡的最有效的战法,也是四野后来执行最坚决的战法。

  攻打锦州、天津挖交通壕,是林彪推广义县攻坚经验。锦州总攻发起前,各纵队都完成万米以上的交通壕,有的挖两万多米。一条条蛛似的从攻击出发地推进到锦州城墙跟前。交通壕都是蛇形的。步兵的1米多宽、2米多深,最前点距敌60多米,以敌人投弹扔不到为准。炮兵的能开进汽车,有的把火炮推到距敌百把米远。大军云集,地面上很少看到有人走动,既增加了攻击的突然性,又减少了伤亡。范汉杰回忆,说他曾想反击我们,一看那交通壕就没了主张,只有拚命打炮。可是看不见人只能乱打一气。

  其它野战军也有挖交通壕的,但是执行不够坚决和彻底。淮海战役打黄伯涛兵团时,三野开始乱冲伤亡很大,后来部队也开始挖交通壕迫近作业。但是由于三野不太重视战术总结和积累,打上海的时候三野又没有重视挖交通壕,仍然犯了开始乱冲的错误,造成部队伤亡过大,然后才开始挖交通壕迫近,用炸药一点一点的作业才取得了进展。

  后面内容更精彩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3.突破城垣时的战术要点,这是林彪教给四野的战术技巧。林彪在锦州攻城前直接给二纵干部讲话时提出这样的攻城战术要点:在突破口被打开后,攻击部队要尽可能的全力涌入,象散大戏一样,使部队尽量多的进入城内,这样敌人的反击部队就难以把我军的突击部队反击出来,使我攻城突击部队不但能牢牢控制突破口,而且还有能力向纵深发展,迅速形成真正的突破。

  其它野战军往往会犯四野以前曾经犯过的错误,就是在突破口被打开后,突击部队进入的数量不够。我军的突击部队一般只有一个连或一个营,这样守城的敌人在发现我军打开突破口后,往往一面用火力阻止我后续部队前进,同时用预备部队向我进入突破口或城内的突击部队进行反击,使我突击部队遭受重大损失、甚至全歼我突击部队,重新控制突破口,使我攻城失败。这样,对突破口的反复争夺,就会造成我军伤亡过大,进展很慢。

  林彪正是看到以往战术的缺点,提出突破后的第一时间,既在敌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组织炮火反击的时候,我军要一次性投入尽量多的部队,越多越好,不要怕拥挤。这个战术虽然没有见于正式的战术著作,但却是林彪的四野非常有效而实用战术,它保证了四野一次性突破城垣的有效性。这个战术要点按理应该是军师一级的指挥官发现提出,可是实际却是林彪这样的大战略区司令提出,这不能不说是林指挥细腻,眼光独到。

  后面内容更精彩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4.突破城垣后的战术要点:林彪和四野特别强调部队在突破城垣后,部队要立即向纵深猛进,先吃肉后啃骨头,前面部队拣容易的敌人打,比较难打的堡垒留给后续部队攻打。先头部队的主要任务是穿插迂回,不顾敌人侧面火力,向纵深猛进,直接打击敌人的指挥机关。同时分割敌人的防御阵地,打乱敌人的防御体系。

  林彪还要求炮兵的第一颗炮弹要打到敌人的指挥部,这实际上就是空地一体的斩首行动。这种打法常使敌人的首脑机关在我攻城不久即迅速遭到打击,难以对部队进行有效的指挥,加上敌人的防御体系被打乱,阵地被分割,很快就形成崩溃,所以四野打锦州、天津,打的都很爽。看看美国人打伊拉克的战略战术(空中打击的斩首行动,地面部队绕过中小城市直接攻击巴格达)就可以发现四野攻坚的战术思想的至少领先他们50年,直到今天仍然没有落后。

  对比之下,三野的战术就比较差了,它没有向纵深猛进穿插迂回的意识,而是一层一层的向里死打。敌人的防御阵地没有被分割,防御体系没有被打乱,敌人的指挥机关一直可以有效的指挥,用机动部队反击我突破部队。

  后面内容更精彩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淮海战役打黄伯涛兵团时,三野就是用这种一层层向里死磕的笨拙打法,黄伯涛可以比较从容调用手里为数不多的机动部队反击我突击部队,往往是我军刚占领一个村子(部分),脚根还没有站稳,就被敌人的反击部队打回来,甚至全部被消灭,因此伤亡巨大,进展缓慢。

  三野打上海时还是用一层一层向里死磕的笨拙打法。打了四天后,刘昌义可以率4万部队起义这个事实也说明敌人的指挥体系仍然完好。四野打锦州、天津的时候,敌人的指挥官早已失去了与部队的联系,想起义都不可能。三野这种缺乏分割敌人的战术意识,甚至把原本分散的敌人往一起赶的打法一直到朝鲜战争打美一师的时候也没有得到有效的改善。

  5.对城内的堡垒和指挥中心等军事要点,在有精确的图纸和情报保证的前提下,总攻开始时用精确的炮击,打掉对方的指挥部和一些炮兵阵地应该是必要的军事行动,这不能称为打烂城市,也是无可指责的。如果三野因为不具备这样的水平而没有用炮只能说明他们水平不够,而不是什么仁义用兵。

  后面内容更精彩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至于城内的巷战,无论是三野还是四野都没有用炮。三野在上海城内不许用炮很正常,四野在天津城内一样也没有用炮,这不能成为三野在城内进展缓慢的理由。对城内的堡垒,四野用的是他们善于使用的 四队一组、一点二面穿墙战术迂回作战等战术,对城市的破坏并不比从正面用炸药包炸碉堡要大。其他也野战军的统帅没有林彪这样的战术意识和素养,伤亡就要大一些,进展自然要慢一些。三野在上海城内进展缓慢,伤亡大,只能说明他们的战略战术水平比较差。

  关于攻坚战的标准,敌人必须是战死或被俘虏才能算攻坚战,起义或投诚是不能算的。 因此,上海有四万人投诚、济南有近3万人投诚,都不能算完全的攻坚战,因为如果算的话,四野迫使北平敌人20多万起义大概可以算是最漂亮的攻坚战了,他们也是在军事压力之下被迫起义的,我军无一伤亡,不费一弹消灭敌人20多万,拿下一个大城市,比上海、济南战役更符合百战百胜,非善之善者也,不战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 !

  被林彪喻为一人能当10万兵的四野名将是谁?

  回顾历史,一些赫赫有名的将军,那名气其实并不是在战场上打出来的。

  后面内容更精彩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即便在将对将捉对儿厮杀的冷兵器时代,将军的主要职责仍是行兵布阵,运筹帷幄。一个战斗、战役打不打,怎样打,同级之间,上下级之间,见仁见智,实在是自然、正常而又经常发生的。既然世上没有没打过败仗的将军,那么这次我对了,你错了,那次我错了,你对了,也无损名将风采。如果正确意见都是党委意见,那将军就吃了大锅饭了。

  都是名将,等于没有名将。

  曾任四野副参谋长的苏静,却好像连这种名将的大锅饭,也吃不上。

  因为他从未带兵打仗。

  1910年生于福建海澄(今龙海)县的苏静,读师范时参加学生运动被追捕,逃往缅甸,在当地教书,收入颇丰。九?一八事变后回国,参加红军。长征时红1军团在前边开路,时任军团侦察科参谋的苏静,每天的工作之一,是绘制行军线路图。突破腊子口后,毛泽东亲自到1军团指挥部队北进,苏静每天早晨都要向毛泽东报告当天的行军路线。长征期间,他绘制了几百张行军线路图,仅存的几张,珍藏在中国历史博物馆里。

  1938年115师挺进晋西,国民党派个联络参谋来做联络工作。负责联络、接待的侦察科长苏静,发现这个联络参谋收买了115师一个译电员,并骗取了密码本。他毫不客气地索回了密码本,不动声色地处理了变节分子,并假装无意地不时透露些部队情况。晚上,每当这个联络参谋用电台把情况发回去时,假装睡觉的苏静就在被子里手写心记,很快破译了国民党军队的密码。

  这时,苏静还未看到这封信,也不知道傅作义的那封《上毛泽东书》。但他明白,罗聂如此重视这封信,很可能是党中央,甚至就是毛泽东查问了此事。

  傍晚,苏静回到城内,找到邓宝珊。邓宝珊困惑不答,迟疑良久,才拿上信,两个人一同去了中南海居仁堂。傅作义情绪很好,问这问那,与苏静热情交谈。邓宝珊乘机到内屋,将信交给了傅冬菊,傅冬菊看了信,也没敢交给傅作义,而苏静也绝口未跟傅作义谈这封信的事。

  2月1日,《人民》全文发表了这封信。傅作义看后,果然情绪异常激动。两天后,他在给林彪、罗荣桓的信中说:两年半戡乱战争的严重灾难,我愿担当全部,愿意接受任何惩处。

  此时,距林彪将信交给邓宝珊已经半个月了,北平和平也已生米做成熟饭了,不管什么样的果子,他傅作义也只能吞下去了。

  邓宝珊当然是深知其人的,傅冬菊更是深知其父的。无论如何,傅作义都是个有尊严的军人。

  5 of 5辽沈战役,首战义县,攻城部队战前大挖交通壕,直挖到敌阵地前,以敌人手榴弹投不到为准,既可增强攻击的突然性,又能大大减少伤亡。苏静见了,立即报告林彪,林彪未置可否。苏静知道,林彪一句话不想听两遍,但他还是去林彪那儿又讲了一遍。这次林彪果然极为重视,立即给攻锦州部队发电,要求每师用2/3兵力挖交通壕。而敌守城司令范汉杰,见到城下那么多蛛似的交通壕,就知道守城无望了。

  苏静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该说什么、做什么无论会承担什么样的、风险。

  而现在,他要做的,就是无论如何也要促成北平的和平解放。

  1955年,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次授衔时,许多与苏静差不多的老资格的机关干部授衔大校。

  苏静是中将。

  那也只能是个默默无闻的将军。

  军人是讲战功的。将军的荣耀,莫过于提起名字,就能让人联想到一串辉煌的战斗、战役了。可对苏静来说,哪个著名的战斗、战役,是你带兵打的?你身上挂了多少彩?就算那苏静能当10万兵,不也就是些情报、建议吗?

  他只能属于另一类的无名的名将。

  因为师范毕业(在当时的红军中,这无疑是高学历、大知识分子了),参军就当了参谋(用今天的话讲,叫坐机关)。如果他是个可有可无的角色,可能早就下去带兵打仗了。可他实在太出色了,不可替代,再加上不喜欢宣扬自己,就注定要默默无闻了。

  从侦察科长到情报处长,苏静的主打专业就是这个。

  从东北到江南,林彪在电报中经常提到的密息,指的主要就是破译敌人电台密码所获得的情报。

  到东北的第一个歼灭战,秀水河子战斗,敌主力一个营及师属山炮营、运输连,远离主力达3天路程。战前苏静仔细核实情报,认准了,立即报告林彪,林彪立即下定决心,调集部队,将其吃掉。

  后面内容更精彩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不久,情报处又以准确情报,保障了大洼战斗的胜利,歼敌4400余人。

  在解放战争中,林彪经常指挥到师团,原因之一就是情报及时、准确。

  在东北,林彪曾对他的秘书季中权说,苏静能当10万兵。

  苏静是当年唯一秘密进入北平的解放军代表,与傅作义的代表共同起草了《关于和平解决北平问题的协议》,并在协议上签字。

  他的儿子苏晓林,看了他写的一篇回忆录《回忆北平和平谈判》,结论是3个字:流水账。

  父亲说:我只是个历史见证人,领导派我去,我执行命令,就去了,就是这么个过程,还能怎么写?

  儿子说:你当时总有些思想活动吧?再说了,一个人独闯国民党占领下的北平,能没有危险吗?

  父亲说:有什么危险的?兵临城下,是傅作义邀请我的,跟着他的谈判代表进去就是了。两国交兵,不斩来使嘛。

  儿子说:话是这么说,可古今中外,斩的还少吗?再说,城里特务那么多,当时力主和谈的原北平市长何思源的家,不就被特务炸了吗?一家6口,1死5伤。不管怎么说,也不管我是不是你的儿子,实事求是,北平和平解放,你是立了大功的。

  父亲说:那时双方都希望和平解决,所以不会有危险。我只是一个联络员(在这篇回忆录中,他也说我只是一个联络员)。如果没有我,领导换别人去,也是一样的。

  有件事,如果换个人,那结果可能就不一样了。

  后面内容更精彩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第三次谈判后,林彪交给邓宝珊一封信,是毛泽东以林彪、罗荣桓的名义写给傅作义的。毛泽东就和平解决北平提出两个办法前,历数傅作义追随蒋介石打内战的累累罪行,措辞相当严厉、尖锐。当时双方气氛挺融洽,信未封口,邓宝珊急于知道写了些什么,看罢大惊失色,当着苏静的面对周北峰、刁可成说:这封信太出乎意料,傅作义不一定会受得了。

  又道:我回城后,打算暂不交给傅作义看,以免节外生枝,把事情搞僵,甚至推翻协议,使谈判功亏一篑。

  苏静把这个情况向林彪汇报了,林彪说:是啊!那封信是有些严厉呀,他要暂时不交也可以。

  原来早在1946年10月11日,傅作义攻占解放区重镇张家口后,曾得意地写了一封侮辱性的《上毛泽东书》,登在报纸上,声言如果共产党打胜了,他傅某甘为毛泽东执鞭毛泽东当然不会忘记的。

  《关于和平解决北平问题的协议》登报了,苏静奉命出城向林罗聂汇报城里情况。一进门,罗荣桓便问他:由邓宝珊带给傅作义的那封信,交给傅作义看了没有?苏静说,不清楚。聂荣臻接着说:你今天还要回去问一下邓宝珊,若还未交给傅作义,你要催促邓并同他一起去见傅,务必要告诉邓在今明两天让傅作义看到那封信。

婴幼儿腹泻如何治疗
儿童肚子疼喝四磨汤
儿童汉森四磨汤的功效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